那一点一点的嫩绿

来源:必博365-js75a.com日报2020年04月30日字体:

那一点一点的嫩绿

高玉权

气温升高,天气变热,似乎是一个上午的事儿,早晨还感觉凉飕飕的天气,到了中午时分,感觉一下子就热涨了起来,身上穿得衣裤显得棉了多了,有股隐隐热气被捂在后背里,释放不出来。太阳下,迈开脚步,感觉到大腿沉沉的,一会儿工夫,额头渗出微微汗液。

整个春天,从除夕夜开始,人们被新冠肺炎病毒闹腾得慌,宅在家中,管住双脚,不敢外出,不能像往年似的,悠闲地串亲访友,细心看看路边垂柳发芽了没有,公园里湖面冰面融化了没有,草地上小草儿钻出地皮没有。即使偶尔出得小区,到空旷地带放放风,也得把口罩戴得规规矩矩,不聚群,不谈天说地,不聚餐,不在夜市挥洒,自觉遵守防疫部门的要求,从我做起。清明过后的第三天,气温在半天之内骤然升高,让没有完全从冬春季节料峭的寒风记忆中走出来的人们,有点始料未及,也有点接受难度,凭经验固执地认为天气还不到热得穿不住棉衣的程度。这样的想法也无不道理,因为小城属于典型的北方西北气候特征,春天总是姗姗来迟,尽管时令过了春分,到了清明,野外的残冰积雪早已消融,可没准一股寒流来临,一个晚上就退回到寒风刺骨摧残落红的“冬天”。

但毕竟过了春分,迟暮的春天暖阳莅临大地。草坪、沟渠、田埂、土坡,一点点、一簇簇鹅黄嫩芽早就在那里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,舒展懒洋洋的腰肢。绿色烟波,遥看分明,近看却无。其中,有两种绿色植物可以成为领先者,一种是冰草,一种是苜蓿。这两种绿色植物生命力极强,在去年冬季寒流袭击下最晚收起绿色摊子,第二年春寒料峭中最早打起迎接春天的依仗,兀自不声不响地从苏醒的土地中冒出来,看看新的世界。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不需要人的呵护,不需要人的播种。冰草把根茎深深地扎下,经风沐雨,顽强生发,蔓延,扩张,势不可挡 。苜蓿秋季开紫色小花,把饱满种子洒下,第二年春风一吹,冒出头来,绿了水岸,绿了戈壁。生活在戈壁小城的人们,最早吸引他们目光的,是苜蓿的红茎嫩叶,尤其是一些老人,热衷于掐绿,满足于美食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是大地上到处滋生的苜蓿,唤醒了人们对春天的记忆,招引他们去野外踏青,感知春天的到来。

其实,还有迎春花,早就在祁连人家周围挑起了花蕾,吹起了喇叭,滴滴哒哒,向蛰伏在孔洞里的蜂虫响起了起床号。只不过在这个戴口罩的春天里,我们取消了踏青,省略了郊游,没有亲眼目睹迎春花的风采而已。

清明后,谷雨前,戈壁小城的各种花各种叶争先恐后地竞相开放,展现自我。柳树抢先于其他树木,率先亮出嫩芽包蕾。春风不寒,和阳有情,鹅黄的垂柳嫩叶就突出紫色包蕾,在暖风吹拂下,柳叶儿噼噼剥剥,一阵踢踏,伸展开腿脚,一天比一天长。一簇一簇不断伸长的嫩叶,被柔软的柳条串起来,似一串串展翅欲飞的千纸鹤,随风摇曳,百态生姿。记得前几年,我在一首《赞美春天的第一点绿》小文中写下这样赞美柳芽的句子:鹅黄的嫩蕊,缀满了摇曳的丝绦,那小芽儿紧紧攥着蠢蠢欲动的拳头,恰似刚脱壳孵出的雏鸡,唧唧啾啾地叫着春天。这是春天的第一缕绿色与我的第一眼相遇,一见钟情的心海中瞬间涌起初恋的暗流。每年春天,柳芽初绿,感觉这样的文字仍然美美的。

小城街衢,公园湖畔,最早打上包蕾蓄势待发的还有榆树和杨树。榆树和杨树似乎是一起响应春天的召唤,一起作物,但榆树吐绿的速度似乎比杨树要迅捷一些,先于杨树露黄吐绿。榆钱也和榆叶暗自赛跑,优先站在枝头,在暖风中招摇。那嫩嫩的黄绿色的榆钱,让人垂涎。榆钱作为一个特殊年代的粮食,补给、养活了多少人,甚至连榆树皮也不放过。现在,作为一种美食或者回忆,讲给儿孙辈听。杨树嫩芽,站在高高的树枝上,像小火炬头,接受和风的吹拂,暖阳的梳理,把心事酝酿得足足的,期冀一夜暴绿,靓丽天空。

清明后,谷雨前,那一点一点一簇一簇的嫩绿,装点着小城蓄势待发的绿色生机。这一点一点一簇一簇的绿意,在寒冷中孕育,从初春时走来,在清明后萌发,从谷雨中葳蕤,引领百花争艳,携手万类盎然。到了五月,遍及小城街衢的槐树发了芽,绿叶了,开了花,小城就被一波一波的绿浪吞没了,被一缕一缕的花香迷醉了。


作者:高玉权 责任编辑:李沛丰

必博365-js75a.com日报
官方微信

星际注册-星际开户-星际平台-js75a.com
官方微信